Archive for 2009 年 05 月

英國

五月 23, 2009

偶然留意了一下英國的 biotech 公司,發現竟然有不少很有潛力的後起之秀。

很久以前覺得英國的產業一無是處,最近多了金融業,搞得有聲有色。不過礙於行業本質,大起大落。

現在其他行業也發展起來了,看來未來英國是不可忽視的。

廣告

steal this book

五月 22, 2009

在看 abbie hoffman 的 “steal this book"。很老的書,教人如何城市中不花分毫生活,不過很多內容都過時了。我覺得他說的方法,只有少數人在用時才行得通,如果有相當數目的人都這樣佔便宜,這些便宜就會消失了。

不明白他的目的為何。作為一個 activist,如果一不小心說服了大家都照著做,整個系統就不再 work。又有什麼意思?

wolfram alpha

五月 20, 2009

研發 Mathematica 軟件的 Wolfram 最近推出了一個全新的 search engine : Wolfram Alpha.

起 初不怎看好,因為我對 mathematica 的不滿與日俱增,實在不明白為何每個 release 都變得比之前難用,加些無無謂謂的 fancy feacture,user interface 越來越糟糕。現在我寫 program 是為 get things done,早就不再和 mathematica 折騰了。

不過 wolfram alpha 的確幾好玩,不能說可以整死 google,不過肯定能殺出條血路。

true mathematica fashion..!:

moz-screenshot-2

流感數字

moz-screenshot-4

估唔到連終極問題都難佢唔到….:

moz-screenshot-5

知識份子

五月 18, 2009

最近在看一本 CS Lewis 的書,薄薄的一本書,double spacing,introduction 還是他兒子寫的。

可以看出,他兒子對他滿敬重的(他是兒子的後父)。當中提到,CS Lewis 是英國當時知名的「知識份子」,出色的學者,很少人能辯得過他。

不禁令我想起著名的 Two cultures 之辯:以前只有一種學者,就是文人。吟詩他對寫文章,是為學術。現在多了一種,叫科學家,不以文章寫得優美為佳,但求以實證方法了解世界。問題是,這兩種知識份子是兩個世界,不相往來。

我傾向認同後者:沒有科學方法,做什麼研究,談什麼知識?不過是表達一個自己意見,吹吹水。CS Lewis 是前者的表表者。

但不代表他們的作品不值得讀,只是分得清什麼是事實,什麼是意見就好了。

大開眼界

五月 17, 2009

My Personal Credit Crisis – NYTimes.com

When I first called Chase in October, a representative named Sarah said I didn’t qualify for a loan modification because I wasn’t yet 90 days past due. The only “loan modification” she could offer me was a “repayment plan” under which I paid $400 more per month for six months until I was current again…

“I’m sorry, but our analysts have been backed up,” yet another Chase rep told me, even more politely than the previous one. She said each analyst had about 500 distressed borrowers to deal with, and it had been taking about five weeks for customers to get a direct response. The delays seemed to be getting longer.

金融風暴以前,貸款之容易與美國人的理財能力同樣令人吃驚。如此看來,不止是借次按的低收入家庭,年收入六位數的專業人士同樣糊塗,在寬鬆的借貸環境下不能幸免。

由此看來,金融風暴前樓價暴升,與現在暴跌,皆無可避免。

再談六四

五月 15, 2009

快二十年了,最近和一個年紀比我大的朋友談起六四,那年他還在國內,正準備出國。他說到,六四之前是中國新聞最自由開放的時候,大小報章每天都在罵政府。

後來學生在天安門示威,不肯讓步。他的理解是,這次事件讓保守派有了借口,自由開放會導混亂,江山都保不住了,還談什麼自由開放的政體?放是保守派就得勢了,以後的事大家都知道:鎮壓、收緊新聞自由、只搞經濟。

我覺得在六四事件中,中共當然是犯了大錯,顯現了為權力而草菅人命的本質,同時亦是對所謂共產主義的理想國的一大諷刺。但從宏觀歷史看來,如果學生願意讓步,現在的中國很可能不一樣了。他們堅持爭取美好的事情,到頭來反而弄得更糟糕,實在是個悲劇。

豬流感

五月 3, 2009

Flu Cases Increase, but There Is Some Optimism – NYTimes.com

“Very few confirmed are over 50,” Dr. Schuchat said. “They tend to be younger. Whether it will pan out in the weeks ahead we don’t know, but it is a pattern that looks different from seasonal influenza.”

最近常聽到一個論調說豬流感是傳媒炒作,其實和一般的流感沒有兩樣。這樣說是因為在數字上,每年死於普通流感的人數比這次豬流感多了。

但這個論調忽略了受感染者的年齡分布。一般流感死者大多數是抵抗力低的嬰兒和老年人,而老人死亡或多或少可以說是比較「自然」的死亡--年老力衰後,不少人是病死的。

至於這個新病毒,受感染者不分年齡,全人類都沒有抵抗這病毒的抗體。數學模型告訢我們,一旦受感染人數到了一個數目,病毒就能迅速擴散到整個社群。這時候,即使豬流感的殺傷力只是和普通的流感一樣(如幾個 % 死亡率),也將會是一個相當大的數目。

所以,不要把殺傷力和感染力混為一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