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中國’ Category

綠壩

六月 22, 2009
雖然今年還未完,我可以大膽預言,09 年最膠事件,莫過於「綠壩」。

還要提昇到交外的層面,搞出「綠壩」的官員可大煲。其實現在有great fire wall,要過濾什麼內容網站皆非常容易,根本沒有必要搞這項盡失民心的玩意。

不過話時話,罷網有什麼用?一點看頭都沒有。一起 send email 炸 server 實際點。

—–
深圳電腦商家:強裝「綠壩」勢難行
艾未未籲7.1罷網一天抗議
【明報專訊】工業和信息化部要求7月1日起全國銷售的 電腦須預先安裝「綠壩」軟件,記者昨日在深圳一些電腦商場及櫃台了解,不少銷售商反應平淡,認為該政策難以操作,未必能真正實行;也有消費者感到憂心,擔 心日後個人私隱被監控。而甚為敢言的北京藝術家艾未未則呼籲7月1日當日,全國網民「罷網」(停止上網)一天,以示對當局強行安裝綠壩軟件的不滿。

在深圳著名的華強北電子市場,電腦用家陳先生與記者談及「綠壩」時直言「我首先有種恐懼感」。他認為「綠壩」可記錄電腦使用網絡情况,科技公司便能知道用戶信息內容。最令人害怕的是,沒有人知道「綠壩」會否和「防火長城」(中國網絡防火牆)合作,限制資訊自由。

網民憂與「防火長城」合作

記者也在華強北的「賽格」、「順電」等多個電腦市場查看,發現無論大陸品牌、台灣品牌,以及外國品牌的電腦,都看不到任何要安裝「綠壩」的標誌。有 電腦經銷商表示,他們知道有關措施是7月1日實行,但裝有「綠壩」的電腦最快也要到7月15日才能上市,而就算按規定電腦中要安裝「綠壩」,但相信對其銷 售並無影響,他們可根據客戶要求安裝或刪除該軟件。不少電腦商的同樣看法是:在網絡信息發達的現實下,該政策將會「雷聲大、雨點小」,最後不了了之。

新版電腦下月中上市

早前曾不顧當局的壓力 自 發尋找四川大地震死亡學生名字的著名藝術家艾未未,昨日在其迷你博客twitter上發文號召網友「七一罷網」,在7月1日全天24小時內停止一切上網活 動,包括工作、瀏覽、聊天、玩遊戲及收發郵件,意在「讓我們證明自己的存在」。而路透社引述艾未未的話說,罷網毋須任何花費和風險,很簡單便可表達不滿, 相信有很多人參與,他現時並沒有計算支持者人數。

明報記者深圳報道

恐損中美貿易 華府正式抗議

【明報專訊】美國政府已就中國強制要求電腦安裝軟件「綠壩」之事正式提出抗議,要求與中國政府對話解決事件,事件並可能影響到中美貿易。

國企業視為排擠手段

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稱,美國駐華大使館表示,美國代表上周五(19日)已與中國工業與信息化部及商務部官員舉行會談,並向中國政府遞交了美國政府 的抗議。報道並引述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凱利說﹕「我們對任何試圖限制信息自由傳播的舉動都表示關切;過濾互聯網內容的措施與中國構建現代信息經濟與社會的目 標不符。」報道並稱,有美國科技企業視「綠壩」為把它們排擠出中國市場的一種幕後操作。

美聯社引述駐華使館一份聲明說:「美國政府不僅擔心綠壩對貿易的潛在影響,也擔心使用該軟件可能引發的嚴重技術問題。我們已要求中方就如何解決這些擔憂展開對話。」

廣告

六四真相

六月 6, 2009

談到六四,很多人都很激動。大部份人尋求的,是立場,而不是真相。

例如,即使從哪一方看來,六四事件沒有可能是「屠城」,但有不少人會為「六四不是屠城」這個說法感到憤怒。那些人追求的是立場--和他們一場的立場,而不是真相。

不論六四的死亡的人數是多少,武裝鎮壓學生的做法是不對的,現在言論封鎖更是不應該。

但要我為了支持某方而醜化另一方,我做不到。因為我想知道的是真相,再決定我的立場,而不是反過來。

時事追擊:歷史的空白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svzKvIzC0A&feature=relat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VttDc2qz-8&feature=relat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teSZOk87uA&feature=related

纪录片天安門 六四事件

六四事件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天安門母親運動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西藏

六月 3, 2009

藏区3.14事件社会、经济成因调查报告 的副本

一篇很好的文章。對我們來說,了解西藏現在的面貌很不容易。達賴喇嘛和中國政府對西藏的描述都充滿了政治目的。這篇算是比較獨立的調查吧。

再談六四

五月 15, 2009

快二十年了,最近和一個年紀比我大的朋友談起六四,那年他還在國內,正準備出國。他說到,六四之前是中國新聞最自由開放的時候,大小報章每天都在罵政府。

後來學生在天安門示威,不肯讓步。他的理解是,這次事件讓保守派有了借口,自由開放會導混亂,江山都保不住了,還談什麼自由開放的政體?放是保守派就得勢了,以後的事大家都知道:鎮壓、收緊新聞自由、只搞經濟。

我覺得在六四事件中,中共當然是犯了大錯,顯現了為權力而草菅人命的本質,同時亦是對所謂共產主義的理想國的一大諷刺。但從宏觀歷史看來,如果學生願意讓步,現在的中國很可能不一樣了。他們堅持爭取美好的事情,到頭來反而弄得更糟糕,實在是個悲劇。

陳一諤

四月 12, 2009

對於六四,過了這麼多年,應該要有討論空間。

通常大陸較年輕的人(約75後)認為中央政府的做法大致正確;香港人則覺得罪無可恕。然後一個有趣的現像是,香港人覺得大陸人被中央洗腦,大陸人覺得香港人被植民地政府洗腦。這兩個說法都不無道理:人的理智和獨立思考能力遠低於我們想像的。

其實想想,如果你是大陸人,見證著六四以後的改革開放,堅持資本主義,普遍地每家每戶的生活大幅改善,你又會不會持支讓歷史重新來一次,看看學生勝利的結果會怎樣?人都是以成敗論英雄。

————————–
港大學生會長質疑柴玲走佬 – 新浪網 – 新聞

程翔斥誇大學生錯誤 突顯六四鎮壓不可避免

【明報專訊】六四步入20周年,新一代香港和內地學生的看法都未必堅持平反六四。港大學生會社會科學學會昨舉辦六四論壇,有港大學生質疑為何有民運領袖在六四屠城前逃走,更形容其中一名領袖柴玲是「走佬學生領袖」。在場堅持平反六四的程翔反駁說:「把(參與六四)學生的錯誇大,從而突顯政府鎮壓是不可避免,請這班人收聲。」

港大學生會社會科學學會昨舉辦「不願置平‧流連忘反?」的六四論壇,程翔、民主黨副主席劉慧卿和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擔任主講嘉賓。台下的蘇同學指出,為何有學生領袖在六四屠城前臨陣退縮,「我覺得好痛心」。新聞工作者程翔回應說,明白當時參與民運的學生有爭拗,他認為很多人想把學生的錯誤誇大,利用學生的幼稚和缺乏經驗,去為屠城洗脫罪行。他指出,學生年少不成熟,但成立多年的共產黨卻開動30萬大軍、用坦克車和裝甲車四面八方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學生的錯,與執政者的罪,是不可相提並論」。

陳一諤:應尊重不同聲音

自稱知道自己被冠以「隱形左派」的陳一諤說,大家應尊重不同聲音。他點名指當年柴玲便是「走佬學生領袖」,認為中央政府可能在鎮壓上有問題,但其實可理性解決:「為何(最終)不可以理性方法解決呢?就是關乎班學生領袖,究竟他們是否存有私心?究竟他們是否有其他勢力的影響下,令到他們作出一個不應該有的決定呢?」

內地學生曲同學指出,港大民主牆上有一幅示威者躺在地上、旁邊有單車的相片:「這就說成是tank(坦克車)壓過死人的畫面,為何這個tank壓完之後,會有人樣呢?那些單車還是單車的樣子呢?而不是一堆廢鐵?」陳一諤又指,應透過辯論,了解該幅相中的屍體究竟是解放軍還是平民。

李慧琼:「走佬」評論不公道

陳氏又說,港大將於本月中為六四舉行公投,分別會就「平反八九民運」和「就六四屠城負上責任」兩項動議公投。但他拒絕透露自己投票意向,並指用「六四鎮壓」字眼較「六四屠城」好,因前者是客觀事實,後者是主觀描述。民建聯李慧琼其後對本報表示,雖尊重學生有言論自由,但批評有港大學生形容當年的學生領袖是「走佬學生領袖」,感覺不好:「這樣很不公道,因為那是生命攸關。」

三种中国人

三月 23, 2009

要是從前我是不會相信第二和第三種人會有多少。但出國後發現簡直比目皆是。

日常生活各方面都很正常,但一說到中國的情況就拼死維護,一說到台灣就說一定要打。

以前會去猜測他們的心態,但其實也沒有什麼好猜,人家有自由怎樣想。

現在發現,老一輩出國的人對中國的看法一般是負面的。30以下的對中國的看法一般是正面。我們都以為自己的獨立思考者,但思考的結果很少逃得過背景的框架。

三种中国人 – 未名空间(mitbbs.com)

  • 发信人: bridged (断桥), 信区: Salon

标 题: 三种中国人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r 21 19:31:04 2009), 转信

本来准备写在我的那本《潜台词》里面的,时间不多,简单讲讲

1.生活在真实中,价值观也是正常的。这个就不讲了。
2.生活在谎言中,自欺欺人,价值观也许正常也许不正常。
3.生活在真实中,但价值观已经完全扭曲了。

举例。前几年,挪威登山队(其实是个国际登山队)在囊帕拉山口登山时拍下一堆解放
军像“杀老鼠、杀兔子、杀狗”一样射杀藏人少年(目击者之一罗马尼亚登山人Sergiu
Matei语录)的场景。录像后来放到youtube上。
这事在国际上是渲染大波,国内知道得很少,但也有知道的,至于国外学生,关心政治
的应该都知道。

但是看回复很感慨。
第1类就不说了。
第2类的反应是去找“枪声和说话声对不上”“军帽颜色有点异常”之类的托词。
第3类直接说“杀得好,就该杀”。

其实在各项事件上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分化,这也是后极权社会的典型特征之一。《潜台
词》里认为,一些中国人,可能因为父母提早到了城市,或者可能因为学习优异,率先
脱离底层,生活的社会和大多数中国人生活的社会不同了。(注1)。这就是第2类人。

但实际上还有一种情况,更简单,因为理想已经失去了,中国成为一个完全利益导向的
社会,造就了一批完全没有价值观的人(或者说是只信奉丛林法则的人)。他们心里很
清楚,但是判断的依据已经变化了。这就是第3类人。对他们来说,很多事不是不信,
只是找托词而已,比如他知道刑讯逼供很普遍,但要是有人说对flg刑讯,他就是不信
,假的。他知道不让记者采访肯定有问题,但是要有人说是什么问题,切,假的。文字
是编造的,图是PS的,录像是丧心病狂的人拍的。看满清剧权力斗争,看得津津有味,
但是要是说当前高层有权力斗争,天哪,他们那么团结,怎么可能。这个是所谓的认知
分裂症。还有一部分,就是完全的纳粹化,这个也没什么可介绍了,看看各处的军版和
这些录像下的留言。

注1:

我是这么描述的:

比如在收容所被打死的大学生孙志刚,他永远不会明白为什么顶几句嘴就会被打死
。因为从他没带暂住证,被当作游民的时候,他从第二阶层所处的社会,一下子踏入了
第三阶层,却不了解第三阶层的生存情况,缺乏在第三阶层中生存的逻辑。如果他能了
解到,在他踏入这个收容所时,这里已经死亡了50个年轻人;如果他能了解到,在收容
所内被工作人员抢劫、强奸和打死是常见现象;如果他能了解到,很多妓院在收容所内
采购妓女;如果他有足够的“生存智慧”;那么他或许不会死亡。

这当然是最极端的例子,是第二阶层的观念和第三阶层实际的生活状况的直接碰撞
。大多数情况下,这种不了解仅仅表现在网络交流上,不信,不明白,不了解,不理解,
大惊小怪。

因为超生,计生人员把刚出生的孩子用剪刀扎死。第二阶层的人不信,你骗不了我
的,这还不死刑啊?
黑砖窑,把人卖成奴工,拼死逃出来,去当地警局报案,还要被警察们送还给奴隶
主。他们不明白,怎么会这样呢?这难道是奴隶社会么?
农民工讨薪。恶意讨薪,被老板雇打手打成重伤。他们不明白,薪水为什么要讨?
不付薪水为什么还敢打人?难道没有王法了么?
河南数万卖血农民艾滋病大爆发。他们奇怪的问:“打工种地养不活你们么,为什
么要卖血呢?”
乱收费上法院告政府,结果被抓被打,他们能理解,刁民嘛,受点委屈死不了你的
,不管管你社会要乱。兄弟姐妹老婆孩子老爸老妈同样因此被抓被打,他们说啥也不信:
“政府再不文明,也不可能这样搞连坐吧?”
南京拆迁,一个七十岁老汉被强行拖出,祖屋和所有财产被推,最后点火自焚。他
们不理解:“政府不是有保障的吗,没有保障你也可以去闹啊,用得着做这么绝吗?”
血汗工厂里,韩国老板一发怒,几百中国员工集体下跪,只有一个人没跪,被开除
。他们欢呼:“这才是真正的中国人!”他是中国人,那剩下的几百人是哪国人?他们
不知道。为什么为了八百块的工资大家能下跪,他们不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