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政治’ Category

steal this book

五月 22, 2009

在看 abbie hoffman 的 “steal this book"。很老的書,教人如何城市中不花分毫生活,不過很多內容都過時了。我覺得他說的方法,只有少數人在用時才行得通,如果有相當數目的人都這樣佔便宜,這些便宜就會消失了。

不明白他的目的為何。作為一個 activist,如果一不小心說服了大家都照著做,整個系統就不再 work。又有什麼意思?

廣告

再談六四

五月 15, 2009

快二十年了,最近和一個年紀比我大的朋友談起六四,那年他還在國內,正準備出國。他說到,六四之前是中國新聞最自由開放的時候,大小報章每天都在罵政府。

後來學生在天安門示威,不肯讓步。他的理解是,這次事件讓保守派有了借口,自由開放會導混亂,江山都保不住了,還談什麼自由開放的政體?放是保守派就得勢了,以後的事大家都知道:鎮壓、收緊新聞自由、只搞經濟。

我覺得在六四事件中,中共當然是犯了大錯,顯現了為權力而草菅人命的本質,同時亦是對所謂共產主義的理想國的一大諷刺。但從宏觀歷史看來,如果學生願意讓步,現在的中國很可能不一樣了。他們堅持爭取美好的事情,到頭來反而弄得更糟糕,實在是個悲劇。

common sense

十二月 21, 2008

布殊政府這八年的政策,如單邊主義、以武力宣揚民主、能源戰爭等,相信是有很深厚的博奕理論基礎的,也很可能這是所能想到唯一能維持美國霸權的做法。

全世界都有一個問題:這樣行得通嗎?這些政策沒有 common sense。但另一個問題是,common sense 在國際政治上行不行得通?畢竟我們的 common sense 是在芝麻綠豆的日常生活中培養出來。愛恩斯坦就說,common sense 只不過是十八歲前形成的偏見。

無奈現歷史不能解答這個問題:這種外交方式是否正確,不是只能看現在的成效,而是要在另外的政策下,歷史將會怎樣進行。不是只看一次,而是要重演歷史幾百萬次,看看這政策有多少次產生正面的歷史軌跡。沒有這政策,世界又有多少機會變得更好,變得更差。但歷史不是 monte carlo 模擬,只有一次 realization,所以不少人覺得成敗論英雄沒什麼問題。

伊朗

八月 2, 2007

近年全心發展核武的伊朗,沒想到是個這樣年輕的國家。

核武是代表和平還是戰爭?美國和以色列故然不想看到又一個伊斯蘭教國家擁有核武,但目睹伊拉克怎樣被摧毀,又被布殊政府定性為邪惡軸心國的半民主國家伊朗,發展核武可能是和平的唯一出路了。

更沒想到,這個國家的內患比外憂更嚴重。2006年外國機構做的長遠電話調查,41%的人認為經濟是最重要問題,27%認為是核武,23%認為是自由。2007年,認為經濟問題最重要的跳升至 88%。由於社會以青年人為主,每年的畢業生相當多,失業問題相當嚴重,估計25至29歲之間的人兩人當中就有一人失業。每年流失到外地的大學畢業生達15萬。

作為全世界第二大的油庫,石油佔了出口收入的 80%,但在全球石油供應緊張下,出口卻只有 25年前的三分之二。能源價格高企卻沒有令伊朗政府賺大錢。由於政府施行能源補貼,把汽油市價長期定於低位,當地煉油廠在利潤低微下不多生產,結果伊朗反要進口 40% 的汽油。

民選的總統內賈德看似是瘋狂的原教旨主義者,但最高權力精神領袖 哈梅內伊 才是真正決定方向的人。正是如此,民主制度的約束力不能直接改變國家的方向。